百度向長沙百度租車公司索賠50萬:稱其商標侵權不正當競爭

4月23日,一起知名互聯網巨頭百度公司為原告的商標侵權、不正當競爭案,在長沙知識產權法庭公開審理。被告是注冊資本100萬元的長沙百度租車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長沙百度”)。

  澎湃新聞從庭審現場獲悉,百度公司認為長沙百度在汽車租賃服務,以及業務宣傳中,使用“百度租車”等標識,容易導致相關公眾混淆,構成商標侵權和不正當競爭,遂要求停止侵權并索賠50萬元及各項費用10萬元。

長沙百度則當庭表示,自己并無侵權惡意,現在面對百度公司的起訴“很恐懼”,愿意承擔原告公證取證等小部分費用,“該企業名稱原告要的話,直接拿去”。

長沙知產法庭? 本文圖片均為澎湃新聞記者 譚君 圖長沙知產法庭? 本文圖片均為澎湃新聞記者 譚君 圖

知名企業百度狀告小微企業

在共6頁多的起訴書中,原告百度在線網絡技術(北京)有限公司花了三頁篇幅介紹了自己。“根據多個渠道披露的搜索引擎市場份額排名,百度搜索長期占據國內70%至80%的市場份額。百度是互聯網搜索領域名副其實的‘領頭羊’。”

此外,人工智能技術應用與汽車行業相結合的百度無人駕駛汽車項目起步于2013年。2018年百度公司無人車亮相央視春晚。2019年9月26日,百度公司在長沙測試無人駕駛出租車。

起訴書稱,百度享有“百度”系列商標的專有權,如商標號4650398,注冊了包括“旅客運送”在內的39類商標;商標號1579950,注冊了包括“計算機系統分析”等在內的42類商標。

至今,“百度”系列商標早已在中國相關公眾中享有極高的知名度,第1579950號“百度”,多次被行政、司法機關認定為馳名商標。

“總之,百度公司的知名度和美譽度,有目共睹。”原告方律師當庭總結。

法庭的另一方,被告長沙百度租車有限公司,則“名不見經傳”。

澎湃新聞以“百度租車”為關鍵詞在手機百度上檢索發現,首屏的13條信息,僅在第5條顯示了被告公司的企業信息,其他均為其他汽車租賃企業或相關租車信息。

天眼查數據顯示,長沙百度租車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注冊資本100萬元,股東、高管加起來共三人。2019年的年度報告中,公司職工也僅三人。

“我們公司名下一共也就三臺車,疫情以來已經三個月沒有業務。”在法庭上,被告說,“我們是名副其實的微小企業”。

 百度起訴長沙百度案庭審現場百度起訴長沙百度案庭審現場

百度指被告“‘搭便車’獲取非法利益”

百度公司主張的被告所侵犯的權利具體是,42類上的“百度”已注冊馳名商標權、39類上的“百度”注冊商標權以及“百度”字號權。

原告指出,在新浪微博上,賬號“百度租車”認證主體為被告“長沙百度租車有限公司”。原告認為,被告在汽車租賃業務宣傳和服務上,使用的“百度租車”,是與原告注冊商標近似商標的行為,容易導致相關公眾混淆,構成侵權。同時,被告將與原告注冊商標相近似的文字,作為企業的字號,在類似服務上突出使用,也容易使相關公眾產生誤認,構成商標侵權。

此外,百度還起訴被告實施了“不正當競爭行為”。

“被告成立時,原告的‘百度’字號已經享有較高的知名度,最晚于2008年起即一直處于馳名狀態至今。被告將原告商標作為自己企業名稱的字號注冊并使用,旨在利用原告所享有的商業信譽從事經營活動,達到‘搭便車’獲取非法利益的目的,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

澎湃新聞注意到,就在本案開庭的前三天,4月20日,百度占股30%的湖南阿波羅智行科技有限公司對外宣布,長沙的無人駕駛出租正式運營。一篇《再見。出租車!長沙突然宣布!》的自媒體文章于4月21日推出。文章稱,只要人在長沙,打開百度地圖,就可預約附近的無人駕駛出租車,并免費乘坐130公里。

不過,4月22日,湖南交通頻道報道稱,長沙市交通局表示,該無人駕駛技術還在測試階段,已要求阿波羅智行主動澄清事實,消除不良影響。澎湃新聞記者體驗發現,在百度地圖推薦的2個站點多次叫車,總共耗時一個多小時,沒能打到無人駕駛的出租車。

 百度公司出示的被侵權證據百度公司出示的被侵權證據

被告表示愿意讓出“百度”字號

庭審中,相對于百度公司為庭審準備的詳盡材料及制作的ppt。長沙百度顯得有點“單薄”,但他們還是表達了自己的觀點。

長沙百度律師認為,首先,原告是公眾所熟知的網絡企業,而被告是汽車租賃行業,兩者完全不相干,雖原告的商標登記有“汽車運輸類”,但與被告這類只提供車輛的租賃服務有區別。

其次,被告只是以本企業的名稱普通使用,并未大肆推廣。原來在工商登記時,曾報送了三個名稱,最后由工商部門選定“長沙百度租車公司”并進行了公告,最后合法使用。

法庭上,長沙百度認為,有必要對百度在39類商標中的“馳名”進行認證。

“我們并沒有突出使用‘百度’字號,不具有惡意,該企業名稱原告要的話,直接拿去,送給你們。我們只是在‘百度’二字上有沖突,但我們經過合法登記。如果說我們微小企業不配用‘百度’二字,我們也接受。但不能因為百度變大,就向我們這只有三臺車、三個人的公司索賠50萬元。”

最后,長沙百度仍強調自己沒有侵權,“作為微小企業要對抗巨無霸,我們有種天然的恐懼心理。所以,我們愿意作出讓步,承擔原告取證的公證費等費用,訴訟費原告承擔,這是一種無奈。”

庭審激辯了一個多小時,法庭沒有當庭宣判。

國家知識產權平臺華發七弦琴 » 百度向長沙百度租車公司索賠50萬:稱其商標侵權不正當競爭
分享到: 更多 (0)

評論 搶沙發

產品和服務

合作伙伴

e球彩坑死人